ag刷水套利 营口市工业和信息化局_网络ag赌博的技巧
政务公开重点工作
我国电力工业市场化改革历程及日本对我国的启示(二)
2019-03-27 08:52:31

  中美两国电力工业对比

  中国的发电装机容量自2011年超过美国后,成为全球电力装机最大的国家。在装机结构上,两国有其固有差异,但装机结构的变化趋势对比分析对中国电力工业发展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美国的发电装机到1990年已经发展到了很稳定的阶段。除了2002~2003年这4年发展较快之外(2002年增长6.7% 为最高增长率),其余年份基本处于稳定状态,自2008年突破10亿千瓦,截至2017年(10.85亿)仍未能突破11亿千瓦。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只有两个短暂的“低谷”: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1984年,增长率低于6% ;2000~2002年受当时“三年不上火电”政策影响,增长率低于7%。其余年份增长率均高于7%。2008年以后发展比较平稳,基本稳定在8~10%左右。

  中国基数低、但增速一直大于美国,到2010年中国发电量超过美国(装机容量是2011年才超过美国的)。美国的发电量自2005年以后基本走平,甚至缓慢下降,而中国的发电量依旧处于高速增长中,2010~2017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而同期的发电装机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1%,发电装机大于发电量增长率,这也解释了为何近年来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的下降。

  截至2017年底,中国电力装机总容量是17.77亿千瓦,发电量6.417万亿千瓦时 ;美国是10.84亿千瓦,发电量4.015万亿千瓦时。很直观的可以得出一组数据:美国的每千瓦装机每年发电量3704度,中国每千瓦装机每年发电量是3611度。中国的发电装机总平均年利用小时数比美国低100小数左右。

  对比美国看我国电力结构,增加天然气发电调峰机组是必要的,但按照中国的资源禀赋,不能单纯依靠这条路。当然也可以增加整个电网发电装机的冗余度,但不必要的冗余是对社会财富的浪费,从调峰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显然比美国更需要发展储能。

  我国40年电力工业市场体系建设历程

  电力工业整体上是典型的自然垄断行业,自然垄断行业在市场经济体系下主要以政府管制的形式体现。政府管制是市场经济体系下政府对自然垄断行业或企业管理的特殊形式。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外对电力工业进行纵向分离重组,把发电和售电环节纳入市场竞争的范围,而将输电和配电保留在自然垄断领域,维持传统的政府管制形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电力工业发展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即集资办电阶段,政企分开阶段和市场化改革阶段。表面上看,我国电力工业只是在第三个阶段才开始市场化改革。其实,如果正确理解自然垄断行业市场经济体系的特殊性,以上三个阶段其实都是市场体系建设或市场化改革阶段,只是内容上有所不同。

  我国电力工业市场化改革阶段: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新的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九号文件,核心内容可概括为“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即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规范运行;继续深化对区域电网建设和适合我国国情的输配体制研究;进一步强化政府监管,进一步强化电力统筹规划,进一步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同时,在电力市场改革方式上作了重大调整,即中央政府出政策,省级地方政府组织实施。许多省份结合电力供求情况,大力推进以售电市场竞争为核心的电力市场改革,电力市场交易品种多样化,交易机制结合我国电价政策实际呈现明显的中国特色,市场交易范围和主体数量扩大化,尤其是市场交易规模大幅度增加,2017年约占全国交易电量的26%。电力市场交易促进了风电、光电等新能源的消纳,降低了电价,市场机制在优化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日益体现。